新闻资讯行业新闻 > 我国高铁建设迈入提速扩容新阶段

我国高铁建设迈入提速扩容新阶段

浏览次数: 日期:2014年2月17日 13:38

2013年12月28日,我国东南沿海高速铁路通道的重要一环——厦深铁路正式开通运营。与此同时,西安至宝鸡、柳州至南宁客运专线、衡阳至柳州、南宁至北海、钦州至防城港等多条高铁线路也在当日开通,合计里程超过1000公里。
    其中,一些线路终结了中国东部沿海地区部分城市多年不通铁路的历史,一些线路则穿越了地质条件复杂的中国西南山区,还有一些线路则有助于增强欧亚大陆桥的运输能力和打通中国与中南半岛之间的国际通道。
    在接受采访时,中铁二十五局工程管理部部长邓汉权表示,受相关政策调整的影响,厦深高铁曾步入低谷,一度全年投资完成额不到计划额的四分之一,这让一些人对铁路建设失去了信心。但现在,这种局面已经完全扭转过来了。
    “去年中期以来,中国铁路的建设慢慢恢复起来,现在已经完全进入了正常建设状态,按照业主的要求,我们不仅要恢复到原来的水平,还要把耽误的进度给安全地‘抢回来’”,他说。
    2013年8月,中国国务院出台了关于改革铁路投融资体制加快推进铁路建设的意见,被外界视为“中国将继续发展高铁”的坚定宣言。中国铁路总公司随之调整2013年的建设计划,新开工项目由原本的38个增加至49个,完成固定资产投资6638亿元。
    在2014年1月9日召开的年度铁路工作会议上,中国铁路总公司总经理盛光祖表示,今明两年,国家铁路还要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2万亿元,“十三五”期间铁路投资仍将高位运行。
    其中,2014年国家铁路将安排固定资产投资6300亿元,开工建设44个新项目,投产新线6000公里以上。
    对此,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深圳)副院长曲建认为,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历程表明,交通运输体系的完善是推动经济持续增长的重要原因。随着更多高铁线路的开通,中国高铁网络日益成型,并将在未来释放出庞大的物流运输能力,对中国经济抵御全球复苏缓慢所带来的巨大风险,缓解长期困扰经济发展的客流与物流两大瓶颈具有重要价值。
    “过去说铁路是国家经济大动脉,现在是对大动脉提速。对于当下的中国经济和社会而言,高铁仍然是必需品。”他强调。

交通大动脉改写经济格局

    由于地处人口密集、经济发达的东部沿海省份,加之沿线是知名的风景区,厦深高铁成为2013年12月28日当天开通的多条高铁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条。
    中铁二十五局集团是厦深铁路的承建方之一,采访中,该集团第一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建慈告诉记者,这条时速200公里的客运专线使得中国沿海经济最为活跃的长三角、闽三角、珠三角首次直线连接,很有可能令分布在这些地区的中国城市群连接成能与美国东北部海岸、日本濑户内海相媲美的“世界级城市带”。
    “厦深高铁建成后,两地之间的火车交通时间从13个小时缩减到4个小时,这将极大地促进周边地区的人员往来和贸易流通速度,因而蕴藏很大经济价值。”他说。
    在这条高铁沿线城市揭阳从事珠宝加工业的广东龙人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负责人林龙就计划利用这条高铁线,从资本富集的深圳特区吸引风险投资和高端人才发展电子商务产业。而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里,由于交通不够便利,这家企业始终难以吸引足够多的专业技术人员和投资方。
    事实上,其他高铁线路也同样被赋予强烈的经济价值预期。其中,衡柳铁路将成为中国通向中南半岛的国际通路;西宝高铁对增强亚欧大陆桥通道运输能力,促进新丝绸之路沿线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渝利铁路则将为中国中西部地区加快发展提供可靠的运力保障。
    对此,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2013年12月密集开通的高铁、中国铁路总公司的新增项目计划,以及来自一线铁路建设公司的切身感受,预示着中国高铁建设已经迈入提速扩容的新阶段,这不仅将改写中国自身的经济格局,也对中国加强与周边国家和地区经贸交流和人员往来具有突出的意义。

“走出去”博弈全球市场

    时下的中国高铁,正渐渐成为中国领导人在高层外交场合最热衷于推销的产品之一。
    2013年10月份,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访问印尼、马来西亚等国时曾表示,鼓励中国企业积极参与马来西亚高铁建设。此后仅仅一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访问泰国期间与泰国总理英拉共同出席“中国高铁展”,并发表《中泰关系发展远景规划》,称中方有意参与泰国高铁建设,而泰国则将以农产品抵偿部分费用。
    两位领导人的“背书”迅速得到了东盟国家的积极回应。就在2013年10月下旬,来自东盟十国的经贸部长团就乘坐高铁从上海抵达北京,被李克强称为中国高铁名副其实的“路演”。
    而2013年12月28日与厦深铁路同期开通的柳州至南宁客运专线、衡阳至柳州、南宁至北海、钦州至防城港等多条铁路,均位于中国与东盟合作的前沿广西壮族自治区。
    高铁“出海”,由近及远。东盟之后,中国领导人还先后向澳大利亚、英国、中东欧国家等多国领导人力荐中国高速铁路。
    “吃火锅、坐高铁”是英国首相卡梅伦2013年11月访华的两个愿望,在收到中国政府赠送的一套高铁模型作为“国礼”后,他公开表示,欢迎中国投资英国正在规划中的总值超过430亿英镑的高铁项目。
    而根据国际铁路联盟截至2013年11月的统计数据,全球目前在建的高速铁路接近14000公里,另有超过16000公里正在规划中,遍及除南极外的所有大洲。到2025年,超过51000公里的高速铁路将沟通全世界——这些数字背后所代表的机遇不言而喻。
    “中国铁路企业已经做好了‘走出去’的准备。”邓汉权谈到,“我们已经完全掌握了高铁建设技术,也完全具备‘走出去’的能力。我们能为全球市场提供高标准、高质量的高铁线路。”

深化铁路改革依旧任重道远

    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迅速成为世界上高速铁路发展最快的国家。从第一条高铁京津城际铁路开通到运营里程突破1万公里,中间只经历了6年时间。
    “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中国高铁建设因为腐败案件和重大事故的影响,一度饱受质疑。但事实表明,问题并不在高铁技术本身,通过惩治和预防腐败、加强日常监督与管理、深入改革中国铁路运行机制,中国高铁正在更加坚实的基础上向前发展。”深圳大学管理学院公共政策与管理研究所副所长肖俊表示。
    采访中,专家们认为,从腐败案件造成冲击到如今高铁线路密集开通,显而易见的事实证明,加强惩治和预防腐败工作并不会如同少数人所臆想的那样,会“干扰中国经济的正常运行”。恰恰相反,正是对腐败的“零容忍”和从制度层面着手完善运行、监管机制,为中国高铁发展重新提速注入了动力,也让中国公众和国际社会迅速恢复了对中国高铁产业的信心与期待。
    2013年3月,经全国人大批准,国务院实施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铁道部被撤销,其拟订铁路发展规划和政策的行政职责被划入交通运输部;同时组建国家铁路局和中国铁路总公司,实现了铁路建设的“政企分开”。
    按照《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和铁路建设进度,到2015年,全国铁路营业里程达到12万公里以上,其中高速铁路1.6万公里以上。目前高速铁路里程已突破1万公里,在建规模1.2万公里,这将使我国成为世界上高速铁路运营里程最长、在建规模最大的国家。但这些铁路项目能否都在“十二五”期间如期建成,还要看融资情况。
    中国铁路建设资金长期以政府投资为主。为缓解资金紧张问题,铁道部未拆分前曾出台了吸引民间资本投资铁路的细则,表示将在运输管理、接轨许可、财务清算办法等具体领域,保护各类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但在铁路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等人看来,这还不够,国家应拿出明确的利润分配方案,才能更好吸引民间资本进入,“根据目前情况,实现4万公里快速铁路建设目标还有很大难度”。
    邓汉权说,在过去一段时间内,因为资金原因,一些铁路经过筹备4年仍难以开工,“虽然现在国家鼓励私企进入铁路投资,但因为铁路建设投入很大,真正有实力参与的民间企业不可能很多。而且如何回收资本也是个难题,高速公路收费问题已经备受诟病,铁路难道要重蹈覆辙?”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Copyright©2015江苏中铁奥莱特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高铁外加剂持续领跑品牌—三盘定乾坤—专业生产高减水聚羧酸减水剂高保坍聚羧酸减水剂,管桩专用减水剂、无碱速凝剂等 苏ICP备10203917号-1